久贷网

贷款
长长久久

一笔医美债权的四次漂流

上一篇:共享充电宝贵到10元30分钟!“商户把店里的插座都封死”,还都还不了

导读:偶尔用过几次充电宝,发现借的时候容易,还的时候太难,连跑几个点都还不进去,看完这篇算是明白了,感情是商户的锅呀。 如今人们对手机高度依赖,每当看到手机电量变红时,就会不由得紧张起来。这个时候,街头出现的共享充电宝就成了非常有安全感的依靠,不

第一消费金融:本文转载自21经济网,记者朱英子。原标题《一笔不良债权中的医美分期利益链》。


医美分期如一袭华丽长袍,里面爬满各路资本,大量小额分散的债权在他们手中转换腾挪,剥离出的利息和违约金供给着这个生态

在这个生态中,保理公司的身影频现,有时它是资金掮客,有时又成了担保方,本文便以深耕医美分期行业的吉林衡远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样本,来还原一笔医美分期不良债权的全生命历程。

医美贷是怎么放出去的

债权,生而不平等。

在所有的债权中,医美分期这类仅凭借消费者个人信用背书形成的债权属于“金字塔底层”资产,风险定价决定其附带的利息偏高,授信额度偏小

医美贷怎么放出去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探访北京一家连锁医疗美容医院发现,该医院专门配备有负责医美分期的工作人员,在确认记者身份证后,工作人员让记者下载大众点评APP并登录,通过APP扫描工作人员手机上已输入贷款本金1.38万元的二维码后,便会弹出医美分期的窗口,上面显示该类分期对接的商家超500家,最高额度10万,最长可贷18期,15秒极速审批。

记者点击页面上的申请分期后,需要进行人脸验证,通过后获得了2万额度,商品名称为膨体隆鼻,商品金额1.38万,可选择分3期、6期或者12期,对应的年化利率为17.2%16.27%15.37%,借款合同里面显示了记者的身份信息,贷款人为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等就差最后一步支付步骤时,记者以利息太高为由拒绝了贷款和医美项目,负责接待记者的医生顾问便让工作人员离开,继续游说记者,游说不成后,便开始以大部分人无法承受的语言,攻击记者的面貌弱点

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医美分期业务的规模在公司占比很小,主要是为满足商家提出的希望通过分期来降低消费门槛这一需求,目前只向平台上的优质商家开放,收款入口也是由商家创建,消费者扫码,资产不良率很低

记者经历并非个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发现,有关于医美贷投诉的重点大都在于整形医院贷款营销不规范、贷款利率过高。记者下载了多个涉诉APP测试发现,该项分期业务未直接面向消费者,均需要扫描场景商户的二维码才能申请。

其中,在被投诉的一款名为“美栗”的APP上,总计有5个贷款产品,涵盖现金消费、医美分期、牙齿正畸等场景,最高贷款额度为20万,年化利率在12%-36%之间

“美栗”APP Android版和iOS版的运营商分别为杭州盈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盈火科技”)、抚州爱盈普惠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包括其关联方。

“美栗”APP里的“丽人贷”产品,主要针对有大额医美分期需求的18-55周岁的女性,在申请贷款时弹出的用户信息授权书显示,该产品的资金方包括但不限于信托、银行、网络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保理公司等。

与记者上述经历类似,当消费者通过“美栗”APP上的产品入口扫了医美机构二维码,走完授信流程,确认支付后,一笔债权便由此产生。

那么,这笔形成的债权之后会经历些什么呢?债权里包含的利息(服务费)和违约金,除了覆盖部分贷款逾期产生的不良损失外,最终都进了谁的腰包?

裁判文书披露了部分细节。

“吃肉”的平台与资金方

2020年下旬,北海金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将十余位自然人分别起诉至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医美消费款项、服务费、逾期违约金。

上述自然人均是通过杭州盈盈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盈盈美业”)旗下“美栗”平台申请医疗美容项目消费分期服务所产生的债权。最终该债权被转手4,才到了北海金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手中。

启信宝查询显示,杭州盈盈美业科技有限公司已于2021年2月更名为杭州盈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全资子公司、也就是上文提到的盈火科技,实控人为叶进武(持股60%)。

剖析来看,第一次债权转让发生在医美机构和保理公司之间,发生的时间为债权产生的那一刻。

早在消费者之前,各家医美机构便与吉林衡远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衡远保理”)签订了《保理协议》,双方约定,医美机构向衡远保理转让的债权为:有真实美容需求的客户经相关审核方审核通过后,通过“美栗”平台向医美机构请求的医疗美容项目消费本金、管理服务费和逾期违约金(如有)

根据上述《保理协议》,一旦消费者确认进行医美分期后,保理公司便将医美项目消费本金作为债权转让款一次性支付给医美机构,然后债权便转让至保理公司名下

消费者在确认进行医美分期的同时,还要和衡远保理签订《反向保理服务协议》,约定衡远保理代为垫付消费者在“美栗”平台通过授信的消费金额,并受让了消费者的应收账款;消费者将在每月约定到期还款日还清应还款金额。该笔反向保理融资服务亦与债权同期生成。

第二次的债权转让则发生在保理公司与资金方之间,且转让的或许只是收益权。

以合作的资金方之一——山西信托为例。根据用益信托研究院统计,自201912月底至今,山西信托陆续发行了70余款“悦美”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累计募集资金近11亿元,起投金额3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在8.2%-9.6%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下载山西信托官方APP查询该信托合同发现,“悦美”系列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购买衡远保理合法持有的债权收益权

信托合同中显示,为保障信托资金的安全,衡远保理承诺,其转让的债权收益权所涉及债务人出现到期未还款情形的,由衡远保理对未还款部分承担补足义务;并与山西信托签订《债权收益权回购合同》,约定到期回购剩余未变现的债权收益权;同时还签订了《委托处置合同》,约定衡远保理对上述债权进行变现处置工作,处置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催收、拍卖以及转让等

值得关注的是,增信措施中还提到,衡远保理实控人叶进武和盈盈集团对衡远保理的回购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不难得知,衡远保理、盈盈集团与医美分期平台是关联方,背后的实控人均为叶进武。

回到利息的问题上,信托投资者可从医美分期中拿走9%左右的利息,而消费者和委托人这两者之间的利差,便不知叶进武和山西信托是如何划分的

若这是一笔不良债权的话,衡远保理将该债权收益权回购后,便会有了第三次的转让。

“喝汤”的担保、处置机构

上述裁判文书显示,在消费者签署上述《保理协议》和《反向保理服务协议》的同时,还需要与国浩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国浩担保”)签订《担保服务合同》,其中约定,国浩担保为消费者提供担保服务,国浩担保同意为医疗美容项目消费分期服务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保证担保

一旦消费者违反医美服务协议相关的约定未能及时清偿债务,衡远保理便直接从国浩担保处扣划了消费未按时偿还的服务消费款项(医美消费款项)及管理服务费

由此,自代偿之日起,国浩担保便受让了该笔逾期债权,有权向消费者或反担保人追偿代偿资金的本息及其他费用,代偿资金则是,自代偿之日起应按照医美服务协议约定的逾期违约金利率进行计息。

在累积到一定数量的不良债权后,有了第四次的转让。

国浩担保与北海金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国浩担保依法转让《债权明细表》项下的项目债权总额(不包含逾期罚息或另称为逾期违约金等);双方同意以实际追回债权款项金额的70%作为本次债权转让的对价

就这样,国浩担保将《债权明细表》项下的数十笔债权及附属权益债权及为债权设定的抵押和担保权益全部转让给了北海金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再由北海金麟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批量将逾期的消费者起诉至法院,以司法途径处置回收资金

如此,便是一笔医美分期不良债权的全生命历程了,无数笔或好或坏的债权编织了这一袭长袍。而这一切的发生,均源起于医美分期的消费者在那方寸之间的弹指点击。

复盘全历程,资金方山西信托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其在2019年的年报中如此表述:公司开展医美分期、房抵贷相关信托业务,业务开发APP上线,依托金融科技助力消费金融发展已找到突破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信托业内多方了解,目前仅有山西信托一家如此大手笔地涉足医美分期行业。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该类产品主要的风险点在于,底层资产的超预期违约和债权虚假,受托人需要实地检查债权的真实性以及监测和预测债务人信用变化。

某信托公司高管向记者分析称,应收账款最大的风险是保理公司自己一物多卖,还款如果是通过保理公司转付就很难控制,只有变更还款账户或监控贷款人直接还款账户并及时划走才好控制

“我司没有专门的底层是医美分期的产品,欺诈风险大,但不排除有消金产品的实际应用场景包括医美。”某消费金融信托业务规模排名居前的信托公司管理人员如此说道。

6月21日,“悦美”系列的项目经理向记者说明,该系列产品的风控措施主要是根据山西信托的风控模型打分,通过系统给出的综合评价放款,每笔债权不超过3万元。“目前为止,该系列产品累计发行了11个亿,存续规模约5亿,已经结束了27期,不良率控制在1.7%,损失率0.4%。”

不过,谈及对债权的把控时,项目经理说道:“对债权的管理需要一整套系统去做,保理公司有这方面的系统,我们公司现在正在建设这套系统,虽然我们没有完全的采购,但是我们对运作过程当中的所有监管都是到位的。”

值得关注的是,山西信托的APP上显示,该APP是由盈盈集团和山西信托联合打造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一站式信托投资平台,目前销售的全部是“悦美”系列。此前媒体曾质疑该APP的合规性。


第一消费金融近期打算就网络小贷写一篇文章。请问各位订阅用户,除了更新一版2021版的网络小贷名单外,各位希望就哪些方面问题进行分析以提出观点?

下一篇:为什么有些集资诈骗案改判成了非吸?因为法官重点关注这个(下篇)

导读:作者:曾杰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广强律所高级合伙人,专注于非法集资、金融犯罪辩护, 今日头条财经领域年度最具影响力创作者,网贷之家年度优秀专栏作者、清华五道口金融研究院未央网年度优秀作者,其 带领曾杰非法集资金融犯罪案件辩护团队办理了多起P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