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贷网

贷款
长长久久

“震惊!P2P老板被抓,今夜无眠”

上一篇:香港证监局提示币安股票代币可能属违法,称币安任何主体均未获当地牌照

导读:7月1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称,留意到币安已在多个司法管辖区提供股票代币的交易服务,并关注到这些服务亦可能有提供予香港投资者。证监会需明确指出,币安集团旗下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得发牌或注册以在香港进行“受规管活动”。 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方面表示,立

2019年5月,一个喜投网的出借人通过公众号找到我,问:喜投网安不安全。


我告诉他,赶紧逃命。P2P将亡。


他说,黄生爱国,颇有情怀,平台应该安全吧。


黄生是喜投网老板,他究竟怎样爱国呢,在他的微信公众号“黄生看金融”里,满屏的“震惊”“愤怒”“真相”“阴谋”。哪国今天得罪中国又丑恶嘴脸暴露了,哪国明天突然崩盘了血流成河了。我看了几篇后,只觉得嘴炮之中有自嗨,颅腔里面真高潮。满腔爱国情感就要爆了。


但我还是对这位读者说,单一P2P平台在行业系统性危机前面,不堪一击,逃命要紧。


我说这话的逻辑是:


P2P行业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没有解决商业模式可持续性问题,在资产端,次级资产横行,征信短板明显,风控近乎失效。在投资端,投资人风险承受能力差,风险识别能力差,坐拥高收益,却难以承受高风险。在平台方,盈利了平台赚,亏损了平台兜底。这三者,有着明显无法补齐的漏洞。总之,P2P没有风险备付金、资本充足率要求,却充当了银行的角色。 最重要的是,彼时行业风声鹤唳,我们已知道99%的平台活不下去。谁知后来竟是全行业一刀切的覆灭。 


一年后,喜投网宣布良性清退,但分期还款每期只还一点。警方看不下去了,2020年5月,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


黄生以公众号起家,在黄生营造的文字情境中,都是愤怒或欣喜,阴谋或恩仇,看罢让人高潮迭起,正是这种强烈的情感筛选下来的这批人,成了他喜投网的出借人,黄生曾自夸过,“我一篇微信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阅读量……粉丝粘度和忠诚度非常高……喜投网是唯一没有营销投入的P2P平台。”


倘若仅仅带着读者意淫自嗨还好,他偏偏要借此收割用户的财富。


从2014年成立到2020年2月喜投网宣布清退,喜投网成交了40亿元资金,待偿还金额6.25亿元,涉及出借人5412人。清退时,那位出借人又找到我说,当初听了我的话,幸好赎回了绝大多数,可因为信任黄生的“爱国”情怀,留了几万本金和几万的利息没有赎回。如今平台清退,每期只兑付几百块,还有第三方资产公司吆喝低折扣收割出借人债权。


这时,他问我,要不要割肉下车?


我的回答是,不接受收割。


我以为,投资P2P的钱,一般是平台亏光了。因为之前运行过程中,借款人的违约债权都被打包卖给出借人了,平台大多亏在了历次坏账的刚兑,亏了就是一次算不清的烂账,所以想全部要回来概率很低。但我也绝不同意打折收购。


我说,就算没有回款,也要以我的损失,构成他们的非法集资的罪证。


7月15日,连同另两个高管一起,黄生被深圳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在通告中呼吁借款人不要逃废债,还款到喜投网专项账户里。


爱国无罪,但黄生的镰刀大概是最锋利的,它以家国情怀做刀把,以喷张的情绪为镰刃,将爱国做成了一门生意,收割用户于无血,“阴谋和真相”成了曲线集资的营销辞藻,民族主义也成了用户财富的绞肉机。


如果按黄生的套路,给他的被抓起一个标题,大概就是本文这样。


电影《让子弹飞》里,黄老板喜欢搜刮穷鬼的钱,事成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穷鬼的钱三七分账。但我们还是喜欢张麻子,站着挣钱,虽辛苦,不寒碜。



如果觉得好看,就加个关注吧



作者微信


下一篇:警方通告!深圳2家立案P2P有进展:主要嫌疑人被抓捕

导读:来源:深圳经侦 近日,深圳警方发布了关于 “滚雪球”、“极光金融” 等2家立案P2P的最新进展。 据通告,警方已对“滚雪球”4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据通告,警方已对“极光金融”3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