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贷网

贷款
长长久久

揭开面纱看内在逻辑

上一篇:花呗升级全面接入征信,套现加快入刑!

导读:花呗等互联网金融产品为消费者提供便利的同时,也成为套现中介眼中的一块肉。 撰文 | 冬弥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花呗易主,服务升级。一方面,自六月份以来蚂蚁消费金融开始介入花呗服务,正式进入花呗合作金融机构名单。另一方面,花呗服务升级加快,正逐步

我们平时说城投看信仰,实际上这都是最简单、最表面的东西;至于设定选择政信项目的门槛,像看城投的股东,看区域、看评级、看平台重要性等等,这些也仅仅是稍微深入点的操作方式方法;以上都是一些比较表面的东西。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城投深层次的内在逻辑关系。

很多人只看到表面,认为城投借了很多钱,负债很高,但实际上城投承担了部分政府部门的职能,我们平时挑的都是当地最主要的平台,那类平台有很多事情要做。
先看两个小区域现状拿两个我们最近私下从朋友处搞到某些区域的重点项目来看看,即使是一个很小的区域,政府投融资项目的的金额都非常大,随便举几个例子。

像一个很普通的县(以下皆同县),一个停车场项目,总投资就要8个亿。。。。。这还是一个县里面的。

上面在喊话:说到2030年街上要看不到跑着的燃油车。一个县,搞200个充电桩的投资需求就要9600万,最近中秋期间,有不少新能源电车的司机就在抱怨充电桩太少。上面一句话,下面的人跑断腿都不一定能完成任务啊。

搞一个多媒体智能教室不是太明显,感觉要不了几个钱,但一个县,大大小小的学校加起来要搞1000个多媒体教室,100个计算机网络教室,这个总造价就要高达5亿。。。。。

我们当地的县也在准备做这个,测量的都已经去把要征的地都测了,可惜没钱,一直没动工,一直也没叫原来的老百姓搬迁,个人早些年买的一套老破小房子据说就将要被拆迁后拿去做这类养老项目,但一直都没啥最新动静。

仅仅是十四五规划期间,一个县的投融资项目交给城投公司去办的就有上面这么多,一个项目总投资需要动辄就是几亿,甚至几十亿。一个县就有这么大的盘子,更别说一个市,一个省,像某大之类的倒了,真没啥太大影响。

一个很普通的县在2021年的总投资就能超过300亿,融资方面的需求就超过100亿。

当国家经济形势不好,需要基建时,多放钱出来,资金宽裕的时候,项目建设进度就加快点;

当国家经济形势过热,各种项目的推进进度就要缓一缓,把经济降降温,挤挤泡沫和过热的经济;

对于投资了城投的的来说,地方上钱足的时候,项目推进速度可以适当加快点;当利息都快还不起的时候,新建的项目尽量缓建,正在建设的项目尽量慢建,然后就把钱倒腾出来把利息甚至本金还上了。

我们那些钱,都是些微不足道的毛毛钱。

要是放大到一个地级市,那盘子就更大了,那是几千亿的大盘子。

一个很普通地级市就有数千亿的盘子,要是声誉受到影响,哪怕把这个地级市的融资成本抬高一个点,一年多付的利息估计都要超过十亿,更别说对周边地级市的影响,还有省里面的影响;今年年初有个公园省下面的区县级城投说融资比较难,并把锅飞给了山药省的煤炭债违约,这锅飞的远,不仅出市了,它还能飞出省,而且飞到的还非邻省,相隔千里。不过3A的国企债违约,哪怕你是挖煤的国企,的确对城投也会有点点影响,这就是连锁反映。

以前我们去城投公司时,很多城投的黑板板上面都写了很多项目的推进进度图,施工到什么位置了,金主些想做什么样的项目,随便挑、随便选。

再看深层次逻辑
一般主要的城投公司下面还有子公司,子公司下面又还有不同子公司和分子公司,不同的公司都承担着不同的职能,这些城投公司最后的还款来源还是要靠地方财政,像上面一个很普通的县,都有几十上百亿的项目,有些项目是能产生收益可以赚钱,但有些是公益性的,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未来还有新基建,新城市的维护运营管理,还有像5G基础设施建设,仅一个5G的基站建设,那都不知道还要花多少钱,未来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得很,要做的事也还非常多,叫民企去做这些公益性项目是不现实的,还是需要城投去做。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有很多项目需要去建设,也不可能马上就让城投都市场化,因为基础设施项目不赚钱,需要承担政府部门职能。像去年疫情期间,经济不行,全靠基建和城投拉经济,“国难思基建”,“国难思城投”就是这个理。现在地产也快玩不动了,还有那么多已经进城的和将要进城的农民工,您总要给这些农民工找活干啊,这些人除了修房子、修桥、修路搞基建各种“修修修”,其它的也不会啊!所以啊,还是需要基建来拉动,基建的大头也还是需要城投来拉动公益性项目,像保障房建设、安置房建设、老旧小区改造项目,这些都是城投公司在做这些事,就拿最近搞的热火朝天的老旧小区改造,绝大多数都是老百姓分文不出,全是政府在出钱帮着搞。几十、几百亿过千亿的项目一般让央企去做,但那些大部分都是只有几亿,像只有两三个亿的项目就不可能让央企去干了,更甚者还有只有几百万,几千万的项目。央企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干,像修个学校、修公园、修旅游景区、修河道、修停车场、充电桩那些就不可能让央企去干了,小项目还是只有交给地方上的城投去干。还有那些修产业区,搞招商引资的,主要也是地方上的城投在做这些事。我们知道的以前旁边地级市的市港融投资公司,16,17年的时候对接的PPP项目,期限都是在一二十年的,大部分在15-30年的工程,前面是建设期,后面是运营期,都是政府平台公司在给建设方付钱,PPP项目前面就付6,7个点的利息,后面20多年才是付本金,建好后都是上了国家财政库的,这些项目几乎就不可能倒,因为3P项目工程干成的那些事,都是纳入到了国库或者省库的,都是纳入到了未来每年的财务预算中的,这些项目找银行借的钱,像找国开行借的,一借就是15-20年,5年期都是短的,当年为了匹配3P项目,大多数贷的也都是15-20年。

所以城投表面是看信仰,内在那还是需要看逻辑,每个地方项目非常多,以前叫EPC(工程总承包),现在叫FEPC(融资总承包模式),这也是有些施工方愿意出来做贴息融资的原因,只要有钱就可以做政府的很多项目,有些非常急的民生工程,即使没钱也必须干,做公益性的项目就需要到处找钱,领导人要出政绩、要想从县里往市里、省里爬,就需要干工程出业绩,主政的即使不去大干特干,也总会去做一些民生工程,把路修好,把民生工程解决好,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我们投的都是比较纯正的政府平台,但市场上有一些是地方上的非主要平台类的企业,对外宣称与国企、央企合作,实际都是些民营老板些在控制,对于那些无权、无钱的公司,都是些招摇撞骗的。以前匹兔匹里面也有一些假国企、假央企类的平台。所以我们一再强调,只做纯正的政府融资平台。城市化进程还有很多年,新基建也都还没到来,未来的路还很长,要学会认知内在逻辑,不要去选那些歪瓜裂枣的野鸡平台,或者是夹了民企在里面的混企,或者民企老板在控股的普通国企,有些辈分隔的太远的分子公司,那些出问题就不奇怪了,纯正的政府平台几乎很难有终极风险,最终都是流动性风险,像靠上级政府调拨资金,那都是方式方法,并非内在逻辑。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城投的作用还非常重要,截止到目前我们都还是发展中国家,要到2050年才能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总设计师设计的路线,未来的路还很长,隔行如隔山,我们稍微有些系统的认识,但普通老百姓不一样,最多看个表面,都是靠信仰在投。

最后,城投表面看信仰,更深层次的还是要看它的内在逻辑。


我是大佛,持证理财规划师,拥有基金从业资格、证券从业资格,著有《投资理财实战:财商思维与资产组合配置策略》一书,财经专栏作家。

下一篇:征信修复“智商税”(一)|从业者亲诉: 一线城市独家代理需交16万元,“买证”即可上岗

导读:点击蓝字 ╱ 关注我们 BBT FINTECH “就是因为我做了这一行,了解到真实情况,才不希望有更多用户被骗。”9月22日,用户李彦(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道。而李彦所说的“这一行”,正是近年来屡屡受到关注的个人征信修复。 作为个人金融领域的“通行证”,

评论